广州秤杆批发联盟

故宫古建部赴南京博物院考察薄地仗彩画保护修复技术

营缮纪事2018-04-07 09:36:36

        2018年3月15日至18日,因 “故宫宁寿宫花园一进院落(古华轩)彩画保护维修项目”的需要,由古建部副主任赵鹏领队,研究馆员杨红、高级工程师范暄、陈彤,以及助理工程师罗旭一行五人赴南京博物院进行古建筑彩画技术交流与保护现场考察工作。期间尤其针对江南地区薄地仗彩画的保护修复技术进行现场调研,以期为我院单皮灰地仗彩画的保护修复积累相关经验。此次考察由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馆员徐飞及副研究馆员范陶峰、馆员戈畅全程陪同,除在南京博物院进行技术交流以外,还赴常州金坛戴王府、杭州孔庙对南博负责设计、施工的彩画保护案例进行实地考察(图1)

图1  与南京博物院文保所副所长徐飞合影

一. 与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所的

交流

        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是目前国内文保修复的重要科研基地之一,具有雄厚的科研力量和丰富的保护实践经验。尤其在十二五、十三五期间,获得纸质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完成了十余项省部级课题,其中包括“江苏脆弱彩绘抢救性加固研究”、“古建彩绘修复隔离膜研究”两项彩画保护课题。文保所的工作性质与我院文保科技部类似,主要从事可移动文物的保护修复工作。近十余年来,在不可移动文物保护方面,理论结合实践,研发了一批有应用前景的创新成果,其中古建彩绘修复用隔离膜技术还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并且成功地保护修复了近2000平米的南方古建彩画。徐飞副所长带我们参观了南博文保所所在的文保楼,五层文保楼内分别按有机、无机学科分类实验室,包括:基础化学实验室、书画装裱修复室、纸质文物性能检测室、无菌室、环境控制室、金属文物保护室、金属文物修复室、金属文物分析室、古陶瓷修复室、三维扫描室、脱酸生产室、恒温恒湿实验室、金相实验室、科技保护室、红外光谱分析室、扫描电镜能谱室、拉曼光谱分析室、高光谱分析室、木器漆保护修复室、古籍文献修复室以及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室等。每个实验室皆配备了进口设备,精度高,操作便捷,数据可靠,并有专人管理,专人负责,与我院的文物医院工作职能基本相同(图2)。南博文保所的科研力量雄厚,硬件方面除购买的国外先进仪器设备外,还拥有不少自主研发的大中型文保设备,软件方面则具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徐飞副所长介绍时特别强调基础性研究的重要性以及现场保护与实验室同步的必要性。以彩画保护为例,南博文保所不断研发新的保护材料和施工工艺,其下设的不可移动保护实验室除进行材料的化学成分检测分析外,还会进行大量的各种材料老化试验分析,通过反复筛选出最优的保护材料和方案(图3,图4,图5)。

图2  南京博物院文保所文保楼科技保护实验室

图3  徐飞副所长介绍彩画保护实验

图4  脆弱彩画加固实验样品

图5  表面覆盖氟橡胶作为隔离膜的彩画实验样板

        在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所会议室,大家就各自的彩画保护经验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杨红老师作了故宫博物院彩画保护的报告,重点以“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的彩画保护为例,全面介绍了我院近些年彩画保护的保护思路、技术路线以及具体保护实例(图6)。

图6  杨红老师介绍我院近些年古建筑彩画保护与实践

        南博的徐飞副所长则结合多年来的科研成果和实际工程案例,详细介绍了在江南地区进行薄地仗彩画保护修复的宝贵经验,使我们开阔了视野,受益良多(图7)。其论述的观点如下:

图7  徐飞副所长介绍南方薄地仗彩画保护案例

        1.在古建筑修缮工程中,必须先对彩画进行保护,再做土木修缮,否则在施工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对老彩画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

        2.薄地仗彩画极为脆弱,在古建筑修缮工程中,有些情况下,须先做彩画地仗颜料层加固,后做颜料层表面清洁。

        3.不能简单、笼统地称彩画 “脆弱”,具体情况非常复杂,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修复前须作深入的调研分析。

         4.对于地仗牢固度较好的彩画,可以用传统的桃胶、骨胶回贴;而较脆弱的彩画,则用低浓度的水性环氧树脂(有一定的粘结性和较好的渗透性)通过喷涂工艺进行加固。

        5.彩画修复的尺度很重要,若处理不当即为破坏。修复的最终效果须兼顾科技的要求和普通观众的感受,科技保护与补绘应结合,补绘阶段艺术学院人员的参与必不可少。

        6.因薄地仗彩画受温湿度和外界环境因素影响较大,故彩画封护利大于弊,利用氟橡胶隔离膜对彩画进行封护,在隔离层表面可较为自由地补绘或重绘彩画。

        7.缺失部分补绘的彩画用何种颜料并不重要(因已用膜与彩画本体隔开),但建议用水溶性颜料,以便于去除,确保可再操作性(图8)。

图8  去除补绘彩画的实验(可再操作性验证)

        8.针对老彩画模糊不清的问题,采用红外相机照摄提取原始纹饰墨线,作为补绘彩画的可靠依据(图9)。

        图9  红外摄影与普通摄影影像对比

        9.实践证明B72作为彩画的封护材料在耐老化性能上不理想,B72三年后,易老化颜色加深甚至变黑,已被多处实践证明,为此南博专门研发了其替代材料氟橡胶(获国家发明专利)。氟橡胶膜具有憎水、亚光、肉眼不可见及超级耐老化等优点,目前已在杭州文庙、如皋文庙、金坛戴王府多处彩画保护工程中用作封护材料(图10)。

    图10  氟橡胶隔离膜憎水性能实验

        10.针对彩画表面覆盖清漆的现象,南博还研发了一种低挥发的溶胀剂,使清漆体积膨胀失去粘结力,再用物理方法去除,其下部的原始彩画则保留完好,最后用氟橡胶隔离膜封护(图11)。

图11  彩画表面的清漆在溶胀剂作用下体积膨胀

    会上徐飞副所长还特别强调,对于彩画是否要封护学界有不同看法,但不怕争论,只有通过讨论真理才能越辩越明。

二. 考察常州金坛戴王府和杭州孔庙

彩画

        为更好地了解南博文保所薄地仗彩画的保护技术,我们在徐飞副所长的陪同下实地考察了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彩画保护修复案例。

        1.常州金坛太平天国戴王府正厅彩画

        戴王府为太平天国戴王黄呈忠的府邸,建于1862年(清同治元年)。戴王府坐东朝西,门前横贯大街,宅后紧沿漕河,前后共七进,为一大型的建筑组群。由于世事变迁,目前仅余三进,但主体建筑正厅仍保留基本完好。戴王府的正厅三间七檩,面阔15米,进深10米,彻上露明造,硬山屋顶。大厅的木料均为楠木,据介绍是利用了明代建筑的旧料,梁、枋、柱、檩等大木构件均绘有彩画,是清晚期江南苏式彩画的重要遗存(图12--15)。建筑梁枋上彩画构图主要以正反搭锦纹包袱为主题纹饰,其间在构件两端和中部还绘有各种写生绘画,如:山水、人物、花卉画风格同宜兴太平天国建筑装饰画,风俗画、戏文画等绘画风格,具有清代晚期戏曲特色及太平天国时代思想特征。每逢五架梁两端找头上绘有龙纹,体现了太平天国特定历史时期作为戴王王府的标志。彩画颜色主要为绿、蓝、红、黑、白几种,各种颜料是绘制在薄薄的白色底层上,在木基层上只用油灰来填补缝隙,薄施底灰作为衬底,以避免木材本身吸色带来的色彩深浅不晕现象。这种工艺做法具有典型江南彩画制作特点。

图12  修复前的戴王府正厅明间前檐彩画

图13  修复后的戴王府正厅明间前檐彩画

图14  修复前的戴王府正厅明间梁架彩画

图15  修复后的戴王府正厅明间梁架彩画

        没有修缮之前,彩画由于受到雨水、酸性气体、湿气、盐分、微生物、灰尘等长时间不断侵蚀,加之保管不善,彩画大面积出现褪色、残缺、剥落、酥松、水渍及污染物覆盖。此次保护工程,主要进行了水渍污染的清洗、酥松彩画的加固、用氟橡胶隔离膜封护,最后在隔离膜上对缺失彩画补绘。修复后新旧彩画在视觉上非常协调,肉眼也看不出隔离膜的存在,并且至今已经经过2年的时间,颜色效果方面保持良好,是非常成功的薄地仗彩画保护案例。

        2.杭州孔庙大成殿彩画

        杭州孔庙即杭州府学,南宋始建,明永乐毁,宣德三年重建;清代多次修建。现存的建筑格局基本上保持了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的形制。孔庙大成殿的彩画修复是我们此行考察的重点。大殿为清代建筑,殿身五间副阶周匝身内单槽,殿身施井口天花,副阶为彻上明造(图16)。除柱子下架为油饰外,露明的大木梁枋、斗栱、天花均绘有彩画,为清晚期的江南彩画遗存。大殿天花绘龙凤、狮子、孔雀、白马等图案,造型古拙(图17)。修复之前天花彩画被清漆覆盖(1988年古建施工队涂刷,十几年后彩画和清漆一起剥落)(图18),而其他部位的彩画均被油漆遮掩(大漆+腻子+调和漆)。当时面临的任务有三:一是去除油漆,二是保护彩画,三是修复补绘。由于清漆是羟基丙烯酸,为双、多组分的网状结构,无法被溶剂溶解,只能采用溶胀剂使清漆体积膨胀失去粘结力,再用物理方法推除。最后用氟橡胶替代清漆(刷清漆也是一种封护),封护彩画(图19)。斗栱表面的土红色油漆清除后,露出的是绿色刷饰,经东南大学朱光亚老师鉴定此为原始做法,故全部予以保留(图20)。其他大木构件的彩画去除红色油漆后,保存的纹饰已模糊不清,因此借用红外相机提取原始纹样,在封护的氟橡胶隔离膜表面由中国美院的学生按原样补绘或重绘,色彩则做随旧处理(图21-23)。据徐所长介绍,此殿的彩画保护工程完成于2007年,彩画表面封护距今已有11年,据肉眼观察没有明显变化,证明氟橡胶具有较好的耐老化性能。

图16  杭州孔庙大成殿合影

图17  修复后的大成殿井口天花彩画

图18  油漆老化后,天花彩画与表面清漆同时剥落

图19 大成殿天花彩画除漆前后对比

图20  修复后的大成殿斗栱绿色刷饰

图21   消失殆尽的彩画现状

图22  红外照片显示的隐蔽线条

图23  在氟橡胶封护层表面以红外照片为依据的重绘彩画

三. 收获与感悟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此次南方彩画保护技术考察之行让古建部的同仁不仅了解了国内先进的薄地仗彩画的保护技术,也开阔了思路。与业内的广泛交流是提升古建部业务水平的重要途径之一。南博徐飞副所长一路的介绍和解惑也使我们受益良多。他一再强调基础研究的重要性,坚持新材料和新保护方法的研发,坚持试验性保护和现场保护与方案的结合,从实践到理论再到实践,不满足没有突破的同一水平的重复性工作,这种厚积薄发、勇于创新的精神令人感佩。

        彩画的保护和修复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需要化学、材料学、建筑学、美学等不同学科背景的人员通力协作才能完成。现有的保护方法都有改进和提升的空间,科技的创新永无止境。

        在接下来的故宫宁寿宫花园彩画保护项目中,我们将和南京博物院文物保护研究所合作,对单皮灰地仗彩画采取修复试点的方式,以期验证其在北方官式建筑单皮灰地仗彩画的适用性并开展相关研究。

END

欢迎关注古建部官方订阅号:营缮纪事


Copyright © 广州秤杆批发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