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秤杆批发联盟

潮汕竟隐藏这样一座“小故宫”,背后的历史更是让人惊叹!

胶己人2018-04-02 09:31:32



汕头前美村
走进古老迷宫



汕头地区流传着“富不过慈黉爷”、“慈黉爷起厝”这两句民谚,这位“慈黉爷”指的就是清末富商陈慈黉,他起的“厝”就是如今有着“潮汕小故宫”及“岭南第一侨宅”之称的陈慈黉故居。

这座巨型豪宅群,始建于1876年,历时三十多年、毕三代人精力建成。占地25400多平方米,分设“善居室”、“朗中第”、“寿康里”及“三庐”四大宅院,厅房共506间之多。


据说以前陈家专责开关窗门的佣人,每天清晨开窗,开完所有的窗,又开始关窗,当所有的窗都关上了,天也暗了。

【陈慈黉故居】

(陈慈黉故居鸟瞰图)


坐落在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前美村的古建筑群,三面环水,一面背丘陵陆地,聚族而居,藏风得水,天人合一。而这其中,又以陈黉利家族历经几代人、跨越两个世纪的建屋史最为著名,陈慈黉故居更是获得了“岭南第一侨宅”之美称。


在延绵的岁月里,许多先辈或为追寻更好的前程,或因生活所迫,纷纷踏上红头船,开始了一场“下南洋”的过番史。上扬的红色船头上,漆着一对黑黝黝的眼睛,像极了一条跃出水面的鱼。这些番客,便将命运交予它,或漂泊在外,或衣锦还乡,统统刻上了“唐人”的共同标签。

(故居广场上的“侨史缩影”雕塑)


初入陈慈黉故居,映入眼帘的便是故居广场上的“侨史缩影”雕塑。镂空的红头船石壁下,摆放着拉黄包车的车夫形象,和荣归故里的侨胞雕塑。忆当年,“下南洋”的番客多从苦力活做起,到最后努力拼搏,不忘初心,衣锦还乡。一座雕塑,浓缩了一段历史,诠释了一种精神。

(陈慈黉像  1871年在泰国创立陈黉利行,“黉利家族”称谓由来)


而陈家的繁华史,也是从这漂浮的红头船开启。陈慈黉的父亲陈焕荣,因贫穷逼迫,出洋谋生。他由商船水手做起,数年后购置了自己的船只,成为船主,栉风沐雨,北上苏松津门,南下星洲暹罗,经营运输业,积累了一定的财富。1851年,联合族人的力量,在香港文咸西街创办了“乾泰隆”行——这是香港最早两间经营进出口贸易的南北行之一。随着1860年汕头开埠,“乾泰隆”行在汕头和南洋各地建立联号,扩大经营规模。19世纪70~80世纪,先后在曼谷设立“黉利”,在新加坡设立“陈生利”,在汕头设立“陈万利”及“乾利”,在越南西贡设立“乾元利”。


都说富不过三代,但陈氏家族却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历经五代而不衰,跻身泰华八大财团之首。

 (陈慈黉故居内随处可见的中西合并装修风格)


这也就不难解释,陈慈黉故居里,大量进口的东南亚地区的楠木、柚木,还有从意大利和西班牙定制的瓷砖、彩色玻璃,以及众多一字千金的书法名家书画石刻。甚至为了修建这片豪宅,陈慈黉家族还专门挖掘了一条沟通汉江入海口到前美村的小运河,可见运料之多,工程之浩大。正是这雄厚的商业帝国背景,为建造祖屋提供了坚不可摧的后盾。


在过去,以“姓”为纽带的农耕文明,繁衍出了血缘宗亲与家族制度,有效的维系宗族内部人们的亲密关系,也使得一个人的命运与家族紧紧相连。在这样的血缘宗法家族制度下,乘着红头船漂洋过海追寻的不只是自身的荣耀,更是肩负着家族使命。荣归故里、衣锦还乡,成为多数人的期盼,而造房,是炫耀乡里最直截了当的方法。陈慈黉家族的建屋史是家族枝繁叶茂、荣华富贵的表现。 

 (前美古村侨文化旅游区全景图)


今天被称作“陈慈黉故居”的仅仅是陈氏家族数十座宅第中的代表作,即1910年后在前美新乡兴建的“善居室”,而被称为陈慈黉大宅第的“寿康里”、“郎中第”、“善居室”和“三庐”则是大陈慈黉故居的核心。陈慈黉为子孙建造祖屋,体现了他对回乡安享晚年的期盼和对故乡深厚的归依情感。儿孙满堂,承欢膝下,是每个人年老时的期盼;开花散子,家族雄壮,也是中国血脉传承的一种体现。


潮汕乡村的建筑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风水与阴阳五行学说影响深刻。中轴对称,“四进”式、“驷马拖车”并四角城楼布局。“善居室”还在两头参照皇宫之东宫、西宫格式修建了“东西花巷”。但同时也吸收了许多其他地方的建筑特色,古朴典雅的支柱或附墙上,采用各种西方花柱头;数不尽的门窗既有中式的方形,也有西式的拱形、圆形;既有潮汕的嵌瓷,也有西方的石膏泥塑。墙上的花纹,既有花鸟吉祥福禄,又有西洋的火车跟卡通人物。甚至还融合了苏杭的园林造诣。 (受到西方文化影响的花纹图案)


作为声名显赫的泰国华侨,陈慈黉的海外经历使得他的观念中吸收了许多新鲜的事物,然而在房子的构建上,依旧采用传统格局,这是故乡的认同感、归属感在他身上留下的不可磨灭的文化烙印。于华侨而言,祖先、宗族和血缘关系是维系其与家乡关系的坚韧纽带。这种根深蒂固的宗法血缘又以“落叶归根”、“有所依”的筑房来表现。我在想,作为已在海外家业有成的华侨,仍然选择在故乡建造房子,虽然修建的是屋,然而却是唐人漂泊的心对“安定”的追寻,家是安全的、固态的避风港,此时的陈慈黉故居,炫耀的不只是家族实力的体现,而是家乡故土给予游子的心灵庇护,是根的回归。


在时间长河里,百年的建屋史也不过尔尔。上一辈侨民的老去,新一代华侨的成长,由故乡情结,地缘文化所联系的纽带愈益脆弱,陈慈黉故居作为“侨文化”的象征,在联系侨胞与故土情谊的作用愈发强烈。前美村的这片建筑群,也经历着社会文化重构,正全力打造“以侨文化为特色,凸显侨韵、潮韵、乡韵”的古村旅游区。这片历经百年风雨洗礼的故土,从初期宣扬家族实力,到寄托主人漂泊的心灵,再到维系侨胞的民族纽带,层层叠加着它爱国、爱乡的历史使命。庭院深深,小巷幽幽,仿佛在呼唤着离家的游子:回来吧,归来哟。


【文园小筑】

庭院深深深几许,在前美村曲折蜿蜒的巷陌里,寻到一个珊瑚藤和扶桑花簇拥的小巧院落,这就是“文园小筑”。穿过其寂静的外埕,来到写着“通奉第”的正门。“进来坐!”从厅内迎面而来的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伯,像久违的老友一般招呼来者坐下,喝茶,不问所来何事。他,便是被称为陈伯的陈伟成,这座老宅的主人。


83岁的陈伯说,“我一直独守着这个寂静的院落,直到12年前一位画家的造访,才打破了这座百年老宅的宁静。”如今,这座小巧玲珑的书斋,吸引着一批批文艺青年到来,也给独居的陈伯捎去欢乐。


院子里井然有序地摆放着各种花草植物,还有七八只不断在笼里雀跃的鹦鹉。数十年来,独居在文园小筑的陈伯每天起床后都会花上半个多小时浇花、养鱼、喂鸟,洒扫庭院。空闲时,他会搬着凳子到外埕晒晒太阳,或者在院子里不停踱步,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这座已有120多年历史的祖屋。只要有前来参观写生或摄影的学生游客,陈伯都会招呼客人坐下喝茶。


这座正门上方题有“通奉第”三字的祖屋,是陈伯的曾祖父陈慈政于20世纪初耗费巨资建设而成。这栋中西结合的建筑,占地面积约1700平方米,共有23房5厅,是典型的潮汕民居“四点金”,糅合西式建筑特色。其间点缀有亭台楼阁和回廊天桥,各式门窗饰以灰塑、玻璃和木雕石刻为主,显得高雅大方、富丽堂皇。


100多年来,文园小筑曾经辉煌,也曾颓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陈伯的父亲陈永隆是前美乡的乡长。由于陈永隆结交甚广,从前美到饶平、潮安,他都有着极高的威望和宽广的人脉,文园小筑往来的客人络绎不绝,且多为当时有头有面的人物。解放后,陈氏一家因出身问题曾一度被逐出文园小筑,直到上世纪80年代落实政策,这座宅第才归还陈伯。


83岁的陈伯数十年来默默独守着这座屹立百年历史的院落。直到十二年前,汕大杨培江教授在为学生寻找写生基地时,才发现了这座与众不同的古建筑。从此,闲置多年的文园小筑迎来新生,常有美院师生来文园小筑创作艺术作品,这里还成为文艺青年们创作的天堂,而陈伯也经常为前来写生、摄影的学生们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


  文园小筑吸引无数文艺青年前来写生


学生的到来,让陈伯在生活质量和精神状态上都有所提升,以前他不苟言笑,如今却是一位幽默大师。随着文园小筑在圈子里名气的扩大,很多文人雅士也慕名而来,而陈伯却平淡地说——这不过是个小院落……

【永宁寨】

陈氏永宁寨


永宁古寨位于广东汕头市澄海隆都前美村,为曾任清内阁中书的陈氏先祖陈廷光于雍正十年(1732)所建,是一占地10333平方米的正方形巨寨。该寨建在俗称“鼎脐”的低洼地上,坐西南向东北,正对着远处的莲花山,四周有沟渠池塘护卫;前面寨池澄清,莲峰倒影,明堂开阔,众水汇聚,被认为传统“风水”绝佳之地,是一个占地达到一万平方米的四方形巨型村寨。永宁寨寨体保存得非常完好,陈氏家族的后人依旧在这里劳作生活,寨里各项生活功能都依旧齐整,早晨可见农妇倚河捶衣,午后则有青年们在宽阔的阳埕上打起篮球,暮色苍茫之际,寨外河边狮头鹅摇摆着归家,寨内炊烟四起,母亲呼唤小孩吃饭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一幕潮汕乡村的场景,让这个已历百年的古寨,依旧生气十足。


永宁寨寨墙三面高一面低,低的一面寨墙俯临寨外的大池塘,寨内所有民居都朝着这面矮的寨墙,因为这个朝向正对着“一郡文峰”莲花山,相传这面寨墙之所以建得矮,是为了让寨里的这些府第能够不受阻挡地吸纳到莲花山的“吉气”。寨内有宽阔的阳埕,而且还分上中下三层,上层阳埕后面建3座四点金式民居,一字排开,形成九条纵横交错的巷道,共有201间厅房。环倚寨墙而建的住屋皆是两层楼,互相连接,若洪水进犯,人们就搬上楼屋,确保安全无虞。寨前大池两端连着前、后两溪,溪池连结处设有水闸,可以排灌,便是遇到暴雨,寨中也不会积涝。全寨设有三个寨门,一个小寨门开在后寨墙西侧;两个大寨门高大坚固,还建有寨门楼和了望窗口,如此坚固的建筑,一旦把寨门一关,可谓真正的滴水不漏,而寨内自成一城,生活活动空间和资源都非常充足,足可见建寨人的高明。


古寨前有“义门”,这两个字是从永宁寨门眉的题字“义路”、“礼门”而来的。乃是建造永宁寨的前美先儒陈廷光对子孙的遗训,他寄望子孙要懂“礼义乃人生之路,处世之门”。寨门有一个破旧的石亭。过去这里是一个读报亭,它建于抗日战争时期,是当时用来宣传抗日救国、张贴通知通告的。村里几经旧屋翻新,危房改造,却一直舍不得拆它,把它做为历史的见证,教育年轻人保家卫国。

永宁古寨


整座古寨,呈长方形结构,它按“驷马拖车”的布局建筑,是典型的潮汕古民居建筑风貌。全寨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坐西南朝西北,前面是广阔的风水池,鹅群鸭群畅游其中。三面寨墙高达8米,具有防洪、防涝、防盗的作用。围寨共有大小三个门,有一个前门和二个后门。寨门正中写着“永宁寨”三个字,标注着“雍正十年”的字样。两扇门页分别写着“义路”、“礼门”。进入寨门,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并排三座典型的“四点金”硬山顶平房建筑。前面是一个阔埕,有篮球场,几个小孩子正在玩球,显得十分清静。


永宁寨的中瀚第正厅的中央悬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重宴鹿鸣”四个字。据了解,“重宴鹿鸣”又称重赴鹿鸣宴,是清代科举制度对考中举人满六十年的庆贺仪式。康熙三十二年(公元1693年),时年22岁的陈廷光考中癸酉科举人,得赴鹿鸣宴;60年后,经奏准他又重赴专为新科举人所设的鹿鸣宴,以祝贺获得高寿。时任两广总督的苏昌,特向82岁高龄的陈廷光赠送对联:“与宴重逢攀桂日,问年已越钓璜时。”中瀚第的后厅布置十分简单,两边墙上挂着数面镜框,里面记录着前美的一些历史典故。


中瀚第两边是纤陌小巷,小巷里遗留下数十间破旧的小屋。这些小屋一种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历史的尘埃,飘浮着厚重的苍凉。左边巷口的对联写着:“东鲁雅言诗书执礼,西京遗训孝悌力田”;右边巷口的对联则写着:“克勤克俭保世滋大,是彜是训进德有基。”古寨的东南方还有一个保存完好的八角形石井,据说该井井中有井,井水深不可测,永不枯竭。当时全寨人的生活水源,全靠此井。古井的后面,有一条石阶,沿着石阶可以登上寨门楼和望窗口。这个寨门楼是旧时守楼值更的岗楼。


如今的永宁寨,乡村景致怡人,护寨河绕过村寨,一条石板桥,一棵古榕树,若遇上夕阳西下,一溪池水金鳞闪烁。此情此景,不知常萦多少游子心胸。另外据说当晴空万里,大池清澈如镜,可以从池中看到莲花山的倒影。这就是旧时前美村八景之一的“寨池澄清”;又说寨中下埕有个八角石井,从前水清时,可见井中有井,那是一个方形木壁古井,深不可测,永不干枯。此外,在古寨旁俗称“寨脚”的地方,还有陈慈黉父子建的两座“通奉第”和“仁寿里”,气势恢宏,其建筑格局与现在新寨陈慈黉故居几乎完全相同,是当年陈氏父子回乡修建的第一座大屋,现在看去,老寨的这两座大屋,更具原汁原味的乡土味,特别是在寨内乡村气息的烘托之下,更让人向往。


来源:澄海旅游、澄海隆都内外、潮汕圈

Copyright © 广州秤杆批发联盟@2017